《南方都市报》刊发我校李尚志教授口述文章:拿到证书时,我的大

2019-03-07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-1 点击:

分享到:

  《南方都市报》刊发我校李尚志教授口述文章:拿到证书时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-新闻网《南方都市报》刊发我校李尚志教授口述文章:拿到证书时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点击数:加入时间:2008-11-18 《南方都市报》2008年10月19日刊发我校理学院李尚志教授口述文章:拿到证书时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1982年6月17日清晨,一阵紧急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。有人在喊:“博士,博士,快点起来,广播里正在宣布你的事情呢。”前一天我刚出差到北京,跟着我导师曾肯成干新的活,参加他建设的实验室的筹办工作。我坐火车从合肥赶到北京,坐了整整一天,还是硬座,没有卧铺,疲惫不堪。那天早上我在梦乡里听见人家喊我“博士”,赶紧爬起来,找一个收音机来听,早就广播完了,就几句话嘛。后来我知道,广播里宣布了中国首批博士诞生的消息,我名列其中。这则短短的消息引起全世界很大的反响,因为中国之前从来没有自己培养过博士。我的家乡四川内江市反响更大,直到现在他们还很自豪。我是“文革”前最后一届大学生,1965年考上中国科技大学,1966年就文化大革命了,在大学里再也没有上过课。一直到1970年毕业,我被分配到四川和陕西交界的大巴山区去教公社小学,后来到农村工作队搞过农业学大寨,教过县里的师范学校。1978年重新开始招收研究生,我考回中国科技大学,成为文革后的首批研究生。我通过博士答辩的时间是1982年5月15日,答辩委员会集合了当时国内代数界的最高权威,其中来自北京大学的有两位,段学复是主席,他是中科院院士,当时叫学部委员,另一位丁石孙是成员,同时还有中科院万哲先、华东师大曹锡华、南京大学周伯勋、复旦大学许永华等,都是数学界的名家泰斗。当时科大整个校园都很兴奋,这么多名家突然一下子都跑到合肥来,以后的答辩委员会没有哪一届有这么强的阵容了。这批老先生到科大来举行第一次博士答辩的时候,是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来听的。答辩会上我陈述完之后,就有人开始问问题。我就坐在旁边,只要有人提出疑问,我就赶紧站起来回答,回答完又坐回原位。后来段学复就自言自语地念了一句什么,我当时以为他在提出质疑,赶快就跳上去反驳他。段学复赶紧说:“哎哎哎,我不跟你辩论了。”大家都笑起来,大概是说我对专家这么不礼貌。那时候我只是想,要是有人有质疑我不反驳,不是说明我的成果有问题了吗?一定要把它解释清楚。之后专家们就开会讨论。专家们对我的评价很高,说我做出了系统的、完整的成果,很有创新性。宣布答辩委员会决议之后,大家鼓起掌来,我感觉我好像突然一下“死机”了,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该干什么了。那一时刻我突然想起我在大巴山深山老林里教公社小学的情形,因为和当时真是反差太大了。导师看我呆傻在那里,与刚才的口若悬河完全判若两人,赶快提醒我说几句话感谢这些专家。那一瞬间,我真的像做梦一样。在我答辩之后,中国科大学位委员会就开会通过了授予博士学位的决议。要按现在的标准来说,我已经拿到博士学位了。但我真正拿到学位证却一直等到1983年5月27日。那一天,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为首批18位博士颁发学位证书的大会,非常隆重。开会之前是国家领导人接见我们。颁发学位证的时候,主席台上站着各大学校的校长。复旦大学是苏步青校长颁发,科大是严济慈颁发的。我现在还记得,在人民大会堂里,我拿着我的学位证书,站在上面,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和刚知道自己通过答辩时一样,大脑一片空白。我的学位证书是科大的1号,不久前我回中科大庆祝50周年校庆的时候,看到他们还把我的学位证书复制了放在校史展览馆。最近有的媒体采访我,问我为什么在1982年5月就拿到博士学位,但在一年后人民大会堂这个仪式上才被授予学位证书,中间隔了长达一年的时间?我解释了好半天,他总算明白了。就打了个比方,说是不是好比先办了结婚登记,隔了一年才摆酒请客?我觉得这个比喻很有意思,赶快说:“就是,就是,你这个比喻太有才了!” (李尚志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理学院院长、教授、博导中国首批6位博士之一) ●口述者:李尚志编辑:贾爱平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2019年香港六合马会正版免费资料开奖结果直播历史记录在线查询网 版权所有